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oo..

牛肉塔克。牛肉塔克。

 
 
 

日志

 
 
关于我

If everyone cared and nobody cried.If everyone loved and nobody lied.If everyone shared and swallowed their pride.We'd see the day when nobody died.

网易考拉推荐

河童之歌  

2013-05-26 01:28:17|  分类: Lost Garden.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的霧靄,暮光的蒼茫,只眷戀河童,羊羔一樣黑黑的眼睛。                                                         

早晚,狹長的木船載著各色遊客緩慢飄蕩在恒河之上。水波,燭光,依著看不見的路線聚匯於河邊的一點,那兒火光熊熊,煙塵騰起,籠罩了如恒河水般隱遁的憂傷。火苗晝夜不息地翻騰,極力地吐著火舌,極力地靠近蒼穹。這種近似鳳凰涅槃的儀式,是日常可見的河神之祭。厚重的宗教意義被和著恒河之水揉進生活。看著親人的屍體被燃燒殆盡,心中儘管憂傷,但更多的,是與天地共同外延的平靜、篤定和活下去的堅強。

岸邊的大臺階上,兒童在追逐嬉鬧,老人在微焦的風中發呆,乞丐在雜亂的角落裏打盹,有大狗來輕舔他醺紅的臉龐。離此不遠,人們在水邊平靜地沐浴、飲水、洗滌。他們在做如此簡單的事情,卻帶著虔誠得心安的模樣。槳聲停歇了許久,人們沐浴時激起的圈圈漣漪呵,輕搖了遊客的船;你離他們那麼近,卻抬不起手腕去撫摸,怕是驚擾了平和,只能坐在風中,任他們的自在也輕搖了你的心。

總有人,是不同的。一些稚氣未脫的少年,穿著佈滿塵埃的罩衫,靜靜地面對火光,面對老去的軀體和新生的靈魂,喃喃而語,或是超脫輪回的咒語,或是徘徊在永恆門前的彌留。那火光中熔逝的音容笑貌,是誰,對於他們而言,都是一般。在夜幕完全降臨之前,他們會除去罩衫,潛入帶著微腥之氣的恒河之中,四肢隨波舒展,像怒放的蓮。不著痕跡地扭動著軀體,如一尾尾怡然的鯉,輕輕觸碰那些蒼白的船底。

生與死,在他們的手邊如此靠近。他們仔細地端詳慈悲的真顏,並因活著而感動得落淚,隱約在恒河豐沛的乳汁裏。

河童之歌,其實並非只吟唱在微濁的河水中,那些遊走在城市裏的少年呵,你聽,他們用微啞的嗓音,哼哼,酸意中帶著絲縷的甜,那些橘子味兒的吟誦,未熟。

旅程不在於長短,而在於途中的風景。他們的生活,便在一個又一個的旅行箱,一個又一個的站點之間,洇暈開來。對於世界而言,讓他們也許只是靜默的觀察者:長期的低頭默行,只為了,能夠看一樹佇立在江邊的花,能夠聞下橋下市集那混雜的氣味,能夠撫摸一下老巷弄的斑駁。造物主如雲煙中島嶼般的隱遁的真意,唯有在他們眼中,清晰可辨。洶湧的人流無法沖散他們的心性,反而使志趣如明鏡般被磨礪得越發清寒,發出懾人而又溫潤的光芒。

生活或本是如此,洶湧得席捲一切:生老病死,喜怒哀樂,物欲縱橫,滄海桑田。但我們,也許都該學會吟誦河童之歌:濁流中觀世自在,物欲裏明淨心志。

岸下水草扶搖,岸上挽歌散去,河童靜觀一切,粲然一笑。

在清晨的暮靄中,抑或在暮色的蒼茫裏,我只看見,河童黑黑的眼睛,以及裏面繚繞不去的,河童之歌。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