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oo..

牛肉塔克。牛肉塔克。

 
 
 

日志

 
 
关于我

If everyone cared and nobody cried.If everyone loved and nobody lied.If everyone shared and swallowed their pride.We'd see the day when nobody died.

网易考拉推荐

若有观音,便住在凛冽的山里  

2011-12-24 22:42:35|  分类: Lost Garden.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概每个人活着,都需要一些仪式,一些充满着仪式感的自觉庄严的行为,去撑起生活那随时塌下的苍穹。若记忆是庞大的架空之城,我想,也同样需要充满仪式感的梁木,方正平直,立在浓郁了寂寞的角落。无视那上面斑驳的朱红色油漆吧,它们其实都有着质朴纯厚的内在,浅浅木纹,那是古楼青灯里,释迦牟尼写下的句句真意。留在这样时间之外的空间里,一切,自然而然,观自在。

《重庆森林》里的金城武没日没夜地吃着过期了的凤梨罐头,是为了留住阿美?不,那是他对峙寂寞的仪式。《春光乍泄》里的张国荣一次又一次地受着伤去找梁朝伟然后又一次又一次地和他决裂,是为了折磨彼此?不,那是他表达爱意的仪式。《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里的青野不断地向身边的同伴施以毒手,是为了展示叛逆?不,那是他惩罚自己的仪式。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样地,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仪式。它们往往背叛心灵,去做自己本不愿做的事,去做那些必须屏住呼吸抑制心跳才能完成的事。直接原因也许千奇百怪,但根本原因,我想,都因为我们活着,却无从证明,我们生活过。

饭前祈祷,雪山夜行,周末弥撒,甚至是把一个过去了的人的照片留在皮夹里,却不容任何人提及,都是仪式。我们觉察仪式的存在,大概是因为我们的生活深处,空无一物,因而需要重复的,刻意的行为去强调“活着”,去突出意义。但那山内的僧人,或说是修行者,他们不需要这样的。他们用一生去修葺一座废弃的庙宇,然后摧毁;他们用一生去勾勒一室的敦煌,然后尘封;他们用一生去誊写一部佛经,然后焚烧。他们从不觉仪式的存在,因为他们就活在仪式里,穷尽一生去做唯一一件事情——安心,从而获取永恒的心安。他们在亘古不变的吟诵中感受世间变迁,感受那人间的烟火袅袅。我疑心他们并没有听觉,只余下一双眼,一张嘴。眼睛能看见贫苦之音,能漠视嗔言妄语,能从缭绕的香火和沉静的经书中看破世人痴语,佛家偈言;而嘴里呢喃的佛偈,不过是用于洗净世人被丝竹纷繁的耳,并不自听。

仪式永远只可能是仪式,但若在仪式中安下一颗心灵,却能超脱仪式的禁锢。就像在仓央嘉措诗传里的那个画工,即使念错了吉祥天母咒,他仍旧会得到庇佑;但若执意纠正,便会失去纯粹的心灵,失去灵光的照耀。我们,也许就在执意之中,失去了纯粹,失去了莲花生的注视。

其实,世事万物自成一体,各自有其内在的规律。而仪式,又何用刻意拘泥于“仪式”二字之上?不过是给予自己一点时间,世间之外的时间;不过是给予自己一点空间,时间之外的空间,去直面心中的菩提,谈一场静默的对话。若每个人都能将这样的仪式溶融于生活的温水中,泡成一盏幽醇的清茶,大概任何剪不断,理还乱之事,都变得平伏妥帖,自然而然。如此一来,谁人无法观音,观自在?

若世间存有观音,大概,便在凛冽的山里。凛冽的山里有凛冽的风,将偈语吹至每一个角落,吹到修行者的眼里,沉淀出鳞鳞的佛光。有一天,凛冽的山将观音纳入无垠的怀中,也自然有一天,会有那袖中盈满凛冽的山风的修行者,用一生的时间,重塑一尊慈眉善目的观音,手执杨枝,足踏莲座,等待轮回中,凛冽的山。

这亦不过,是一个仪式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