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oo..

牛肉塔克。牛肉塔克。

 
 
 

日志

 
 
关于我

If everyone cared and nobody cried.If everyone loved and nobody lied.If everyone shared and swallowed their pride.We'd see the day when nobody died.

网易考拉推荐

You’re always in my mind.-Ⅴ  

2010-03-06 17:37:37|  分类: Lost Garden.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ive.09.11.04

我沒有後路,真的沒有。

沒有後路的人,被稱為亡命之徒。是我。

 

我是貪婪的,存在著野心,有著日光般耀眼的追求,一如冬陽,奔跑著想將它抱在懷裡,揉進骨肉,融入發膚。這種貪婪,值得我稍稍縱容。它支撐著我用力地往前奔跑,用力地認真活著,用力地感受痛,感受愛,感受生命存在所該感受的一切。它就是彼岸,能讓我不顧一切地去尋覓,去追逐。顧不得滿途的荊棘抑或玫瑰,顧不得背負的傷口抑或撫慰,顧不得面迎的微笑抑或冷眼……眼裡就獨剩它了。

我希望著,每一個經過我生命的人,就像路過一道淋漓盡致的風景;抑或是我路過他們的生命時,他們會說:“那是一個多么賞心悅目的人曾經路過呵。”

而實現這個的前提,必須是我有著足夠的繁盛的生命。

我把生命寄託在有著如此希冀的我的手上。人總是會輕易說起一生,像是極愛一位記憶中的少年時,哪怕橫亙在與他之間的是許多的不可能,彼此的交織也只是重複的擦肩,也覺得那就足夠用上一生緬懷,可以抱著那幀少年殘像走過花開花落。其實,那也不過是為逃避現實的一時放縱,貪圖一刻的醉生夢死。誰也無法將一生託付于他人,一如我不能用一生去記住你,這些都是不被允許的,終將被生命的重荷碾出支離破碎,散失于時光之中。

那麼我想,若把我託付給予更堅強的我自己,我至少,也不會落得一個悲愴的落幕,在日漸拉長的暮光中,面對沒有追求混沌度日的那些歲月,落下悔恨莫及的冷淚,隔夜作明朝埋葬自己的一抔黃土。

很多時候我都會去追憶,去念想曾經的如斯,于往事的蠶繭中抽出絲來捆綁自己,甚至任憑它深入發膚血肉,衍生出疼痛。但無所謂的,我的固執容不得我拋下這一切,終究做不到“一肩明月,兩袖清風”。背包很重,但我會堅持往下走,即使艱辛,儘管疲累。而此時,念及往事時,總惶惶不安,驚恐觸發了一些深藏的情愫,驚醒隱忍,讓我無法冷靜自若地去看人事浮沉,去走世間阡陌。曾經如煙花般熱烈綻放的情懷沉澱后,也只剩下偶爾的想起和呢喃,但這些這些,終究也會氧化成腐肉,被時光啃噬乾淨。那麼,若干年後,或許你就變得有足夠的從容隱忍,但此時,胸腔中的龐大空虛寂寞也在一波接一波地衝擊著你。若是我也那樣,那我就用呢喃和想念把這些空位都塞滿吧。

我從不輕易談及未來,談及生活,談及夢想。

那些都是源於骨髓深處的不安,談多了,或許未來變成不來,生活變成生存,夢想變成只餘下夢和想。我都那樣害怕著,不安著。但我總對你放鬆警惕,向你說起這些,又會否成就罪孽,招致惡果?

我是懦弱地,但我在一直堅強著我所懦弱,隱藏傷口。

我也只是個孩子。

我是個孩子,有著一個木匣子。

我是個孩子,活在當下,有著一個木匣子。它有一個名字,叫追求。你也在裡頭。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