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oo..

牛肉塔克。牛肉塔克。

 
 
 

日志

 
 
关于我

If everyone cared and nobody cried.If everyone loved and nobody lied.If everyone shared and swallowed their pride.We'd see the day when nobody died.

网易考拉推荐

水色秋分  

2010-03-06 17:17:28|  分类: Lost Garden.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落叶回转,在霎那间化为尘埃,消失于秋分的微涼空气中。点点水色,荡漾在湖边,更是荡漾在岸上人们的瞳孔下角。秋分,带着微涼,带着离別的忧伤,降临在這座小城……

可能你觉得,不錯,秋分是有点悲涼的感觉,但都只是些多愁善感而來的产物而已,怎么说是带着忧伤呢?这个秋分,被外界誉为了水色秋分。原因很简单,这座小城位于一个孤立的岛屿之上,四面环海,温室效应,随之的海面上涨,淹沒,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而正式淹沒的時間,正是这年秋分,不偏不倚,海水的满溢正好吞噬小城最高建筑物——教堂的钟楼塔尖。意味着,這座城裡的所有,都會随着秋分的凉风,与尘埃消失在海水的苍茫之中。人们想逃离这注定的末日,然而,小岛周围的水域明涛暗涌,危险之极,不断有人心存侥幸,意图离开,但帶來的只有來得更快的死亡……

一切都來得如预期一般,沒有任何的意料之外。

當潮水開始不斷上漲,翻騰著撲向這座小城的時候,所有人,都觉得,这是末日的降临,世界的黑暗像墨一样泼洒过来,帶着吞噬小城之势,空中盘旋的,也是让人窒息的层层浓墨,醞釀着,叫嚣着,翻腾着,彷佛一条纠缠着腾升的黑龙。由水缓缓地拍打着岸边到捲起成了滔天的巨浪,也仅仅需要很短的时间而已,风起云涌,一切变化都是那样的迅猛,让人措手不及。

人们都在希望着,奇迹就在这一刻发生……他們一直信奉的神或許就在此刻降臨下聖光,包圍小城逃脫災難。然而,這些都只是癡心妄想。人们有的被这个景象惊呆了;有的在哭泣着,咒骂着,埋怨着上天的不公,为何要将如此的噩梦施加在这个无名的小镇上;有的则很安静,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抓紧时间看看自己的亲人,朋友,以及周围的一切……

这个时候,一个男孩走了出来。他叫莲见,从小就很喜欢做些小发明,他很聪明。同时,他是一个佛教教徒,他总是说着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加上这座小城里的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大家都认为,莲见是一个奇怪的孩子,他有精神分裂,他是神的叛徒,卻是異教的奴僕,終有一天他會遭受到罪孽的懲罰。因此都对他避之则吉。莲见是孤儿,但没有住进孤儿院,信奉基督教的院长是不会允许一个佛教教徒进入孤儿院的。莲见总是流离在街头上,但他很快乐,总是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总是对着天空微笑,对着镜子说话。莲见看着大家说:“我知道有一个方法可以离开,现在著手施行的话,还是可行的。再过一会儿,就是敬爱的释迦牟尼,也无路回天了。愿意尝试吗?”

人们听了,都纷纷点头。既然可以保命,为什么不呢?

莲见满意地点点头,他微笑着抬起头,又说:“方法很简单,我有一艘小舟,它的设计,完全是依照着你们所信奉的基督教《圣经》里的诺亚方舟。愿意尝试吗?但是它能救到的人不多,只有五个。怎么样?這樣,起碼你們不會全部滅亡,還能留下血脈,到別處繁衍。还是说,现在你们对于你们一直信奉的基督产生怀疑?”莲见的话,就如平地一声雷,只能救五个人?应该让谁上去呢?”

莲见看着人们迟疑而又苦思的神情,微微地扬起嘴角,笑了一下。此时,有的人问道,我可以上去吗?我还想活着。莲见带着笑摇摇头,他说道:“这五个人,必须是大家都认可的五个人,都是我们值得牺牲而換來他的倖存的人。”人们听了,都纷纷点头,那究竟让谁上去呢?大家都沉思了一会儿,渐渐地,有人开始提议,“库伦先生吧,他是我们这里最有钱的。”

“对啊,就库伦先生吧。”“还有艾菲儿小姐,她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还有彭达,他是我们这里最聪明的小孩。”“对啊对啊。”“剩下的就是答侀学者和威尔村长吧。”在大家决定的过程中,莲见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嘴角一直带着微笑。

人选都决定好了,莲见从小城最东边的一个废置多年的工厂里,拖出来了一只不大的“方舟”,但是它的隔水设备很好,在里面可以确保着不会有水进来。

人们都站在岸边,看着一片黑暗的天与地,心里虽然有着面临死亡的恐惧和不安,但是心里都觉得能把村落里最优秀的五个人救活下来,心里都有着一点慰藉。大家都挥着手,抑壓著恐懼扯出微笑,把他们送上船……伴隨著的潮浪聲的,是人們最後的祝福。

看着船慢慢地走远,虽然船在滔天的巨浪里浮浮沉沉的样子,似乎有点摇摆不定,但是它的渐渐远去,意味着等待着那五个人的,会是逃出生天的美好光景。

莲见没有站在人群了,他只是爬上了教堂钟楼的塔尖,看着远去的船影,嘴边依然荡漾着明显的笑意,只是现在的弧度更加明显,里面隐藏着复杂的情感,让人猜想不出来这个男孩的微笑里努力隐藏的是什么。潮水渐渐蔓延到各条大小街道,一件件房子被淹没,充斥在耳边的除了汹涌而来的潮水声,还有人们的叫喊……莲见依然坐在那里,冷眼看着这一切,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最后竟然笑出声来了。他的笑声淹没在潮水声中,但却是那样突兀的存在……

莲見坐在小城的最高点上,便意味着他会是这个小城里最后面临死亡的一个。潮水来得很快,转眼间已经淹没了整间教堂,莲見聽見了聲響,扭头望向后面,然后莞尔一笑:“牧师,是你啊。你还在哦。”“嗯,是的。我躲在钟楼里,已经十四年了。潮水还没有漫过来,所以我还在。”“那,过来坐吧!”牧師點點頭,有点笨拙地爬上了钟楼的塔尖,坐到了莲见的身边。潮水翻腾着,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膝盖。牧师微微一笑,说:“一切都要结束了吗?可惜,今天没有太阳,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太阳了,足足十四年了呢。转眼就十四年了。”莲见看着牧师,笑了一下,说道:“对啊,十四年了。你还要穿着这身荆棘多久?”“无所谓了,都那么多年了。”莲见看着天,笑了,他轻轻地说道:“要结束了。永别了,妈妈。我要来陪你了。”他伸手搂过牧师的肩,牧师身上纠缠的荆棘刺进了他的手臂了,还有其他的部位,血流了下来,和着牧师的血,染红了他们脖子附近的潮水。“爸爸,我们要去陪妈妈了……终于要结束了呢,我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牧师慈祥地笑了一下,他似乎想说什么,可是潮水把他的话淹没了。莲見和牧师,也被潮水吞噬了……眾人眼裡的滅頂之災,卻是蓮見等待多年的溫暖彌撒。

一切,都終於要結束了…等了好久的,結束。

谁也不会知道,十四年前,莲一和一个小城里最美丽的女孩相恋了,但是那时候,莲一已经被小城选为了一生守护天主的奴僕,他这一生,是不允许有任何起伏,他只能一直待在教堂里,做他应该做的事情,忠心不二,引導更多的迷途羔羊回歸神的懷抱。但是他舍不得,他和女孩结婚了,生下了莲见。这一切,都是在秘密中进行的。谁料被艾菲儿发现了,艾菲儿一直妒忌女孩的美貌,于是与答侀学者谣言道,“女孩是撒旦派来迷惑天主守护者的魔鬼”,尔后用极其残酷的方法——千層斬,将女孩杀死了。库伦和威尔一直想得到莲一的祖屋,于是他们合谋把莲一与女孩相恋的事情散播出去,而且诬蔑莲一已经污染了天主的聖洁。莲一被缠上了荆棘,裸体着穿过小城,与耶稣踏上苦路时的惩罚方式是一样的。莲一躲在钟楼里已经十四年了,十四年里谁也不知道莲见是他的儿子。而莲见,在還不到一歲之時,就看見了那樣多的血肉,來自他的母親,閃爍著猙獰的白光的骨骸,像是刺針,一根根地插進心房,連破開血肉的鈍音也聽不到。噩夢一樣的情景在憤怒的催化下不斷繁衍,孕育出仇恨之花,碩大的花盤之下,藏著鋒利的獠牙,啃噬所有的善念。

“佛啊,佛,你一心督人向善,請你收下我這個罪孽,保佑我復仇成功。自此以後,生生世世,受盡輪回之苦,抑或永不超生,也值得了。”

如果只是纯粹的淹死,只会便宜了他们。方舟上面根本没有食物,而想找到最近的大陆,起码要十一天……会发生什么事情?莲见没有想过,他只知道,該发生的都会发生,而该结束的,都要结束了……

所有的相关的浮沉跌宕,人事糾葛,都在这个荡漾着水色的秋分,被席卷而来的潮水,吞噬干净……而潮水,也终究会平静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